阮昊:通过设计来成为城市的革新者

bet98博亿堂手机版

2018-10-05

设计的作品多次得奖作品之“猫桌”参展米兰设计周成为最跳眼的作品之一作品之天台第二小学楼顶跑道学校近日,备受关注的“楼顶跑道”以及“猫桌”等设计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而这些作品出自一位年轻的代设计师——阮昊。

作为中国新生代建筑设计师的典型代表,1985年出生的他应了张爱玲的那句名言:成名要趁早。 记者对阮昊进行了专访。 微创新——不同事物之间建立联系谈及创新,阮昊觉得,任何创意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一定是来自于对使用者的情感需求的一种把握。 对建筑设计而言,创新更多的是由现实条件的一些限制激发出来的。 “比如对天台县跑学校,我们想要能设计一个学校,它能够在特别有限的场地下,仍旧能提供给孩子一种奔跑的权利,让他在孩童时代能够有奔跑的活动空间,这是他的一种情感需求。 我们希望针对他的这样一种情感需求,不仅去满足他,并且用一种新的方式甚至让它有一些提升。

”在他看来,创新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发明或者创造,而更多的是一种“微创新”,指的是我们去建立看似没有关系的事物之间的联系。

“对于那所学校来说,它是建立了跑道和学校屋顶之间的关系;对于桌子来说,它建立了猫的空间和桌子的空间之间的一种联系。

所以是建立这种看似没有关系的事物之间的联系,能够去做一种创新,以这样的方式去产生一些新的想法。

”建筑的艺术理性or感性?建筑之所以成为七大艺术之首,阮昊认为,在于它是很多其他艺术的一种载体。 像绘画也好,雕塑也好,都是在建筑当中可以附着的。

实际上,建筑师在设计中不仅要投入情感因素,还要考虑场地、方位、使用功能等的限制,那么建筑到底是理性多一点还是感性多一点?阮昊坦言,建筑并不是纯自由的艺术。 “建筑最终要能够与它的功能,实用与情感的需求要吻合,因为人要住在里面,要使用它,不能单纯地说它是有多少理性、多少感性的东西在里面。 ”当前城市居住环境的问题:不快乐对于现在建筑存在的问题,阮昊认为,最大问题在于人不快乐。

“大家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因为我们现在的资源很有限,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拥有资源,城市当中的人所居住的地方因为这样的地方或者环境不够快乐。 ”他觉得,快乐、幸福是人最基本的情感需求。 因此,设计师要改善的,就是能够让居住环境和城市变得不像现在这么无聊。

比如在走过某一条道路的时候能够发现某一个建筑有些精细,当进入一个空间的时候你能发现这个空间能够和人的情感有一种对话,这是一种很细腻的东西,是未来的居住环境很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向。 之前我们的居住环境的规划设计大部分情况下是自上而下的,但是现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更多地是一种自下而上的隐形的方式,能够从最基本的使用单元,也就是使用者出发,来涌现出一种居住环境。 通过设计成为城市的革新者目前,零壹城市设计团队有30多个人,他们设计的领域包括建筑、室内、展厅以及的设计等很多方面。

“我们希望能做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事情在我们这个范畴内其实指的就是设计的事情,就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我们从很小的尺度,一张桌子,一件家具,到一个建筑,这里面我们都会去做。 ”在阮昊看来,当以人的情感为出发点的时候,所有的设计都是相通的。 当被问到未来的规划,他最希望的是能够通过设计来成为中国城市更新主题下的很有力的革新者。 “就像我们做的天台小学的设计,我们更多的不是在探讨一个学校应该怎么设计,而是探讨一种模式,比如这个小学怎么能够在城市高密度的环境下最有效地利用它的土地和空间,来形成我们所要的建筑。 这种模式可以用在不同的城市,因为它并不是一个个例,它在中国很多的城市旧城当中都会出现这样的高密度的问题,所以我们希望这种模式是能够被推广出去的,我更关注的是这件事情。

”。